随笔日记

失去梅根,人和动物,人和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失去梅根,人和动物,人和人
0

这篇文章写于2018年2月22日。之前这篇文章发在了我的博客,这期间搬了一次网站,文章丢失了。

一年多过去了,我想重新发出来,同时我也想补充一些我的想法。如果看过或者没耐心看,可以直接拉到文末看我补充的内容。


看正文:

人到一定年纪,责任就多,责任一多,压力就大,压力一大,就容易没力气,一没力气,话就不多了。所以很多事,在最需要诉说的时候没能说出来,只是心里默默消化,之后再说也觉得没有必要了。

梅根,全名梅根.福克斯.林,英文名Megan Fox.Lin。起这个名字是因为2011年那会儿我很喜欢梅根福克斯,后来发现梅根也很符合这个名字,一出生就爱喝牛奶也不拉肚子,毛色也很有欧美电影的风格,有点焦。

【蓝的力量】林蓝的博客夸我女儿

梅根推断是20114月中旬的某一天在北京出生的。一天早上杨大哥在小区里跑步,发现草丛中有四只刚出生的小,脐带都还没断,便带回家里。杨大哥的妻子毛姐姐也是一位爱猫的姑娘,家里有很多只猫了。这四只猫他们救活了两只,其中一只便是梅根。因为家中猫很多,机缘关系,梅根便被我领养了。

梅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很不认生,抱着我的手指一直啃,跟我现在这个女儿一样。我当时心里对她说,我会负责你一辈子,永不放弃。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识到,同样爱动物的人之间,其实也有很大的不同。比如遗弃了梅根的这位不知名人士,在她眼里动物可能有宠物和食物的区别,所以这种人可能会因为工作调动、经济困难、不再喜欢等等原因遗弃动物,更可气地是他们心血来潮又会花钱去买一只继续养。但在我眼里,动物就是众生的一种,人也是众生的一种,没有区别。而动物变成宠物进入家庭,就跟家人一样了。

这种区别心也会映射到人与人的关系中,特别是在家庭内部的父母和孩子之间。如果说有些人看待宠物其实是当成玩物的话,很多父母对待孩子其实有点像对待宠物。什么意思呢?就是我宠你,爱你,你得让我爽,你得听话,乖,孝顺。孝顺是一种道德品质,同时也会成为索取回报的包装,一种阻碍个体独立的枷锁。

我不知道多少人深入思考过家庭内部的各种关系的本质,上述的心理可能是作为父母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这跟每个人自我意识发展程度、文化水平和自省的能力有关。

后来我就和梅根一起生活了。2011年我离开北京,梅根也随我到福州生活。小的时候她是我的女儿,长大点就被我当成小情人。梅根的智商和运动细胞都很不错。在荣清橡胶的时候,我任由她在后山奔跑,但只要我下班对着山喊几声她的名字,不出十分钟她就会从树林中钻出来。有时我在车间上着班,会听到她在窗后小圆桌下躲着雨叫我。我见过她抓过最大的鸟是42码鞋子大的田鸡,捉到过手掌大的山鼠。我相信她在山里还遭遇过蛇和其他生物,她都全身而退。那两年我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睡在一起,过得很快乐。

我想我能把一只猫养成像狗一样叫一声就能从山里跑出来,跟我对待梅根的姿态不无关系。就像上文说的,我没把她当成宠物。总结的说,在和梅根相处的日子里,我把自己置于动物视角,而把梅根当成人。在这个关系里,我的智力高过梅根,我便担起主导的角色,充分地尊重她,学习她的思维和她交流,从来不为了继续占有她而强迫关押她。正因为这样我们之间才能建立起这样的交流。

在我所在的家族里,我对待动物的行为会被认为是幼稚,继而冠于不成器的名声。但我知道肯定有人理解我的想法和做法,其中也肯定有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怀有众生平等的观念,拥有和众生沟通的能力,不会阻碍人在世俗中功成名就。

我不是通过接受某种教义才树立起众生平等的观念的。在很小的时候我对待动物的方式就有点“感情用事”,我跟我妈描述某动物在干嘛的时候,我总是很自然地用指代“人”的“他/她”,这种时候总被我母亲瞪白眼。众生平等是我与生俱来的认知。

和梅根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16年我离开家去了杭州,那时梅根已经随我在乡下家中生活了几个月了,方圆几公里她又探索了个遍,四周邻居都说她在的时候家中都不见老鼠了。我想我要尽快买个房,把梅根接过来,也或者不接过来,因为她在乡下如鱼得水,每天按时回家吃饭,按时出去溜达。

去年夫人怀孕三个月后,丈母娘来我家,看到梅根就向我妈表示不满。丈母娘是个有商务谈判经验的女人,我能想象她表达不满时所用的语气表情上的技巧。我母亲近年体力骤降,元气不足,导致个性也较弱,她肯定打不过我丈母娘。就这样,她未经我同意,就把梅根送到亲戚家去了。我心想我家中三层近四百平的房子外加方圆几公里的活动场所,怎么会容不下梅根呢?我同时也找来很多关于弓形虫的文章给夫人和母亲看,没有用,不能说服她们。我自己也知道,孩子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加上在外工作繁忙,我也就放弃说服她们了,只盼着孩子出生后尽快把梅根接回。

直到昨天我在大舅寿宴上问过表姐才知道,去年梅根送到她那没一个月,梅根出去就再没回来过了,我妈不让她们跟我说,说等到孩子出生后再说,现在孩子出生了,可能又希望元宵之后跟我说吧,以爱为名。

我没吃寿宴,骑着车摸黑在山路上一路狂飙,还一边大哭,就像 Ghost Rider 一样,只不过我头上没有火。一把年纪,还能这么个哭法,我自己都觉得很难得。这种悲伤程度,感觉跟我外婆去世时也差不多。外婆活到八十多岁,没有大病大痛,算是寿终正寝,除了愿她往生善处,并无太多可忧伤的。

梅根跟我生活了近七年,上过我的婚纱照,我们没有孩子的日子里一直把她当成孩子。我原以为可以让她陪伴女儿一起成长,五六年后才善终,我可以把她葬在后门的橄榄树下,再来写一篇悼文。万万没想到还有来自家人愚蠢的爱。

失去梅根,有梅根自己的原因,我的原因,我妈我丈母娘等等等等人的原因,但我都没有生起怨恨。除了忧伤外,就是上面那些对人和动物,人和人的思考,这些都加深了我对世俗的疏离感。

我这个人对钱财没有太多执着,我也喜欢做生意,但是我做生意最大的驱动力并不来自于金钱。我赚钱,第一是为家庭责任,这跟我的家庭成员没有关系,是我对自己社会身份所承担的责任的认领,他们只是恰好是受益者;第二是为有趣,财富上的成功也是一个人智商和情商的体现;第三则是升华,如有能力和资源,多做善事,捐建内观中心就是一种根本且长远的善事。

所以,在我奋斗的动力中,家庭因素是第一,但我不认为他们就应该给我怎样的回报,我只是希望他们过的好,减少我的担心就好。但是最怕就是家庭内部的恩怨,总有一些个体觉得自己比另外一些个体高级,就可以越过你背着你做一些事,而且是以爱为名。有人说孩子生来不是报恩就是报仇,更多情况是爱恨纠缠,反过来说父母何尝不是这样的存在呢?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这么觉得的人。很多看似很成功的人,可能都有来自家庭的苦。我观察到,在那些越是庞大的宗族家庭里,祖上荫蔽,看似每个人都很有作为,其实背后是不少年轻人对自我独立意识的漠视和妥协。这些东西最终会变成他们心理上隐隐的痛苦。只有少数一些文化世家,是真正能做到树立尊重个体的教育观的。

早几年有本书叫《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没出版前我就看过网络帖,就是告诉你如何拨开各种人的面具看本质。当时我还没接触内观,后来我接触了内观,体会到众生皆苦的实相,我就知道,其实不用拨开什么面具,只需知道众生皆苦,你面对客户面对老板面对大牛的时候,你就知道,他肯定有苦的地方,这种苦很大可能来自于他的家庭,跟你一样,他也有无法选择但又必须面对的弱点来源,因此也就没必要去顾及自己强不强大了。

说了人和动物,众生平等,个体意识,家为何会伤害人这些话题,其实我想表达我这么对待动物不是我幼稚,会认为我幼稚是因为我们文化中有些东西缺失了,同时想从失去梅根这一体验中寻找一些积极的意义。因为梅根走了,但还有家人在,我还是得面对他们,还是要面带笑容,尽管这很困难,特别是面对我女儿的时候,我很难做到纯粹的开心,总有一种为了一个女儿牺牲另一个女儿的感觉。

第一个积极的意义是我体验到了失去子女的痛苦。这和失去长辈是不一样的。仔细回忆一下,失去长辈的时候,哭的时候,想的是长辈对自己多么好,以后不再有了。而我知道失去梅根的时候,我想的是她在外面会遭遇什么,天这么冷怎么办,吃什么,会不会是被毒老鼠毒死了,这么弱小为什么我不能保护她一辈子……失去子女的时候,更多是对子女的担心,而不是对自己付出踏空的伤心。这让我体验到做父母的心境,但是这个心境也是很危险的,很多父母会将自己的这种好像无私的心境当成筹码,当父母不停地展示这个筹码的时候,无私就变成了隐性的索取,性质就变了。

第二个积极的意义是我更清晰地认识到我要如何对待我女儿。独立、乐观、坚韧、慈悲,这些品质还应该放在第二,第一应该是什么?第一应该是帮助她树立【我是人,与别的众生并无不同】的观念。“我是人”,我就有人该有的权利,这种权利超越国法家法,他人不可侵犯,父母也不行;“与别的众生并无不同”,我没有权利去伤害别的人,动物,我如何对待自己,我就应该如何对待别人。

孩子在小的时候,没有办法自己表达和选择,只能由大人代为选择,但这不代表大人就一直有权力这么做。但很多大人都在这么做,当然也会通过一些隐秘的包装,比如“你要是不哭吃下这碗饭我等下就带你去买棒棒糖”,实际上是一种交易,一种利用了大人智力优势的不公平交易。我不会对我孩子这么做的,我也不会把她培养成这样的人。

第三个意义可能不太积极,就是加深了我的出离心。虽然家人还是家人,梅根的事总会过去,我的痛苦会随时间而淡化,但是我对家人的亲近感减少了。

今天离开家的时候,我把鸡圈的门打开了,我对那十几只公鸡说,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请你们赶快离去,愿你们有缘闻得佛法,在无数劫的流转中能得人身,修正道。我想象我妈今晚看到鸡圈空了的样子,我想她可能会生气,也可能不会,她可能会松一口气,觉得儿子这么报复我,也算两清了。想到这我心里呵呵一笑,我根本不是在报复,而是在帮她免造杀业。如果放走十几只鸡就能平息我的痛苦,梅根的身价也太低了。

纪念梅根.福克斯.林,我的第一只猫,我的女儿,我的姑娘。


2019-08-14 这一年想法的转变

我记得那会儿我跟我妈放过一句狠话,现在想想这话特别不好,当时我跟我妈说“我林家家运就这样了,来一个就得走一个”。这话太傻了,不仅伤害我妈,也伤害我自己。

现在再看,其实梅根跟我的缘分是注定的,也是梅根自己的选择,是她选择走进了竹林不再回来,跟我妈妈一点关系没有。

在这里还是要感谢我妈妈,她也很爱梅根,在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她其实也背着我跟梅根腻歪,这从她时不时跟我说梅根的趣事能反映出来。

我在这文章里提到说我丈母娘给我妈妈压力,梅根才被送走的,现在我也不这么想了,现在我觉得我的丈母娘很好。那时我在楼上哭,夫人来哄我,说我这么个哭法丈母娘都觉得对不起我了,然后我哭完下楼跟丈母娘说“妈我不生你的气”,哈哈哈哈我清楚地记得丈母娘白了我一眼,所以我想丈母娘心里根本不是我夫人说的那么想的。今年观音菩萨诞辰的时候,丈母娘去舟山普陀寺礼敬观音,还在大殿里给我打电话,问我那个咒怎么念来着教她一下。现在丈母娘很乖,很听我话。

至于对家的疏离感和出离心,也没有演变成冷漠。我这一年来非常热爱家庭,特别是我的女儿。我也更重视夫人的境遇和母亲的心情。我对世俗的出离心应该是更清晰了,但是我又选择了充满爱地投入到世事当中。因为我想做点真正有实效的事。

反正就这么地了,该走走谁也无法改变。之前这篇文章里我扯了那么多原生家庭伤害什么的,现在我都不扯了,大家都是这么被伤害过来的,我怪别人伤害没有意义,我要做的应该是完全包容和从我开始改变,去修复别人。

【素食,健身,内观】

信佛能让人平静吗,以及信佛、学佛、修佛的区别

上一篇

羡慕、嫉妒、恨,还有随喜(附随喜心的开运作用和训练方法)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5 + 19 =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类别小工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