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成长

电影《地久天长》和我认识的“水牛”们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电影《地久天长》和我认识的“水牛”们
0
【蓝的力量】林蓝的博客佛法

林蓝博客-蓝的力量-电影《地久天长》

 

端午三天,陪女儿之余,随便点了两部电影看,其中一部叫《地久天长》,中国电影。印象深刻的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里听到福州话,因为有部分取景地是在福州连江县的小岛上。片子将近3小时,叙述比较碎,很多人说看不懂。但我能体会到,导演希望用这样的运镜和反复倒叙插叙来表达一种——“过于深刻的伤痛在活着的人的余生中时隐时现”的情感状态,情绪渲染的很到位。

生活中有些很重大的打击,比如剧中夫妻俩带着丧子深痛,又要继续生活,人的情感总是在当下生活和过去中反复,也跟邻居说笑,时不时又会想起死掉的孩子,接下去是该笑呢还是不该笑呢?

小时候我不太能理解这样的情绪状态,慢慢的我也理解了。就拿我的外婆举例吧,外婆80多岁善终,我也说不上有多伤痛,就是见着的时候忍不住就哭了。送她到火化炉,大概半小时就出来了,刚才进去是个人形,出来就是一堆灰白色的骨粉和一些大骨块,我估计也就一两斤的样子。那个伙夫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你们都来检查一下啊,我没烧错啊,请确认验收”,然后几位送葬时哭的稀里哗啦的舅舅们过来看一眼,各个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我猜测可能有点好奇、又有点超出他们情感表达能力的内容——“这堆就是生我养我的妈妈”。我的一位兄长拿手拨了拨一块看起来是髋骨的大骨块,对另外一位说了什么,看起来是在分析这块骨头之前所处的位置。这个场景,当时我感觉有点神奇、荒诞、不能消化。不能消化的意思是我不能快速分离出那些情绪。

那时我刚上完内观课程,学会了做慈悲观,后面的一个月我坚持做内观并做慈悲观,回向给我外婆。经历多了这些事,能分离出一些情绪了,这就是生活,非常的荒诞。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我在描述这件事的时候,也用了点黑色的幽默——“我估计也就一两斤的样子”。大多数时候我面对死这件事都是这样的情绪状态,用有点黑色的幽默对抗无法预判和逆转的变故。倒也不是我有意识把自己训练成这样的,可能是因为遇到变故多了,自然产生的一种保护性思维方式。

像上文提到的电影里孩子溺亡这种事,我从小到大就见过多起。南方河流多的地方,有那么些水域,每年总是要挂几个小孩,不管学校怎么安全教育,还是有。直到2015年那次我去收尸的地方看朋友,听到捞尸人对另一个说“今天还有头水牛要拉过来”,我才知道,原来这种死法还有暗语,这也是一种黑色幽默。

小时候我一点都不忌讳说“死”这个字,口无遮拦的,经常在过年过节烧香的时候说“再放那么多纸钱我都要热死啦”之类的话,没少被打。我还记得我小学六年级的那个暑假,夕阳透过窗户照在我床边的墙上,我抠着黄光思考“我妈挂了怎么办,我挂了怎么办,疼不疼,之后怎么活”,似乎那个暑假都在思考这个,但我只记得这个场景。思考出“我挂了没关系,我憋气能憋1分钟,1分钟之后我就挂了,挂了我就不知道疼了,所以接下来我要着重解决我妈挂了怎么办的问题”之后,我擦干眼泪被我妈叫去吃晚饭了。我还记得大概也就是那个暑假,有一天我很慎重地跟我妈说“妈,你要死了我不会哭”,马上被狠掐嘴巴,嘴唇都肿了。我这人说话比较赶,经常说不完整,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哭没有用,我要坚强地活下去”,我想请我妈放心,她儿子是个坚强的人。所以也正是听到了“水牛”这个称呼,有点随意,有点隐晦,又有点故作不尊重的恐惧,让我意识到人们对死亡还有很多情绪处理方式。

看出来了吧,我这人戏挺多的,但很小的时候就思考终极问题,这点挺好。

一位、两位、三位、四位、五位,我同学我朋友合起来就有五位变成了“水牛”,有两个水性还不错,很是蹊跷。我自己小学的时候,也差点变水牛,在那个不大的葫芦塘里,有个水深两米多的小窟窿,我不小心踩到了,叫人没人发现,后来我干脆让自己沉到底,然后猛地一蹬腿冲出水面,又憋着气挪到浅水区才活了下来。那时水性就是一口气游三四米的能力。从这件事反映出来,我这人有一个珍贵的品质,就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破罐破摔”,一下子想不起来那个词叫什么,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个品质让我在比人家年轻的生命里经历比别人多的挫折保持屡败屡战从头再来的韧性。但也没有非常好就是了,总感觉缺少点鲜活。

这两年零碎地读了一些佛经,先是白话文版,然后是原文,算是从思维上理解并接受了死亡的过程,也更有准备和目标感迎接它了,接下来的要事就是从身体上体验它。另外我也想好了怎么办好妈妈的葬礼,我自己的葬礼。不放摇滚乐了,太吵。这个得提前跟家人交待一下,免得害我。有一点特别重要,我在这先说了,不许在我的葬礼上吃肉!验收完一堆骨粉那个环节之后就可以散了,自己掏车票钱,我不送了。

回想这么多年下来,似乎每天都会闪过跟“死亡”有关的事情、妄念等,这么看,我好像无意中还修起了“苦灭谛”——不停地思维生老病死从而产生解脱想法的方法。这倒不是悲观,就是一种客观,时时地客观,只是让我这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High就是了。

在我明白这些后,希望今天忆起的“水牛”们,如果有需要可以来我梦里面,我尽我所能帮忙,我努力。

【素食,健身,内观】

两个别人托的梦

上一篇

满34岁了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4 =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类别小工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