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

两个别人托的梦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两个别人托的梦
0

【蓝的力量】林蓝的博客准提咒

 

记录个梦。

两天前我做了个梦,我认为是朋友托梦。人家托过来的梦跟我其他的梦还是能感觉到点区别,如果非要说点理由的话,第一点这种梦来的时候没有白天兴奋或紧张情绪;第二点这种梦里出现的人都是非常少见的,而且和我对话很清晰;第三点梦里面的事件在现实中都有明确的关联;第四点,这种梦只从我修行佛法之后才开始有的。
在这个梦里,我的这位许久没见的朋友,过的比较压抑,话不多,脸色比较青,没什么表情,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太好,对自己的过去和现状有怨恨。本来我的两拨朋友见面,就是打打闹闹的,没想到他打闹着变杀人了。我的另一个朋友逃到电梯里,这哥们冲过去卡住门,直接朝我另一个朋友的心脏就是一枪,然后顺带着把电梯里其他目击者都干了。
他没干我,感觉是比较敬重我。我跟着他搭上一块小舢板,他带我到一个礁岛上,礁岛上有个容两人身的小山洞,看得出来,这些年他就在这一直住着。我在洞里看到他之前干掉的人排在那,还有些是小孩,他要我拿塑料袋给他们包上。我心想,帮他处理尸体,我就是从犯,我该不该报警呢?迟疑的时候,我恍惚走到了洞口,心里决定不能包庇他。他瞬间也知道了我的想法,他冷静地叫我进来,因为他决定要干我。我也知道他也有点犹豫,我是他敬重的人,他又希望干掉我,又希望让我活着出去告他,他想要有个人替他结束这样的杀戮生活,帮他从这个情绪里解脱出来。
我在洞口,背对着他,两个人都一动不动,我不转头也知道,他正慢慢地去摸他的枪。这个时候我们的想法是同步的,他知道我的,我也知道他的。僵持不知道多久,我突然撒腿就跑,他冲出来喊道“你知不知道我只要扣一下你马上挂掉?!”,我没理他,还是跑,我心里知道,他会说这句话他就不会扣扳机。我边跑边憋出一个咒,还没说完这个咒我就醒了。
我醒的瞬间,听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女儿的头正顶着我的头,她的呼吸也特别急促,估计我们的脑波绕在一起了,她也在经历一个不太好的梦。
醒来后我马上意识到,我这朋友不好了,要我帮忙。我这朋友,4年前因为抑郁跳水自尽,在我们那叫做“水牛”。他是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在这个梦里,我这位朋友就像困住的水牛一样,沉闷、执拗。他其实很想让我帮他,但是他不直接说,只是带着我过了一遍他现在的生活,然后故意放我走。昨天今天我都一直在帮他。具体怎么帮他的,机缘到了再说出来吧。
这让我想起去年的一个梦,是一位不算有亲戚关系的长辈,是一个企业的副总。他过世后也给我托过梦。他比较直接,就是凭空出现在我面前,但是脸色不太好,着装也比较暗淡,他看着我,也没说什么。不过我知道他要我做什么。但是因为梦里太困了,就好像在暴晒的顶楼睡到中暑醒不过来一样,我特别费劲地把这句经文完整地念出来。念完的瞬间,我胸口一股清新的感觉,而这位长辈从面前黑暗中退去,一会儿又出来了,不过换了一身笔挺的白衬衫,红色领带,脸上有光,非常喜庆。他开心地对我笑了下,就走了。我也感到很安心,为他做了点有用的事情。我身体也没有醒来,继续在梦里睡去。这个长辈生前为人乐观和蔼,可能年纪稍大,世事也已看透,所以他的状态没有我的水牛朋友那么坚硬,很快调整过来了。
前几天有朋友问我“梦是什么”,我画了个图,等忙完手头视频项目,有空了再发出来。

【素食,健身,内观】

给女儿听宇宙的声音

上一篇

电影《地久天长》和我认识的“水牛”们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3 × 4 =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类别小工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